滚球规则

山村“理想国”

摄影 | 陈雨潇 编辑 | 米杜 新浪图片出品

我是陈雨潇,自由摄影师,三年前我又一次来到大理的时候,住进了一个叫做“OM山洞”的地方。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,我们每天在一起,将柴米油盐、创作与精神修行相结合,过着一种远离城市和喧嚣的生活。我们像家人一样亲密,分享情感和成长。直到现在,我仍住在这里。

山村“理想国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陈雨潇

  大学毕业后,我在北京做时尚摄影的制片工作。二十五岁辞职后,开始世界旅行,2016年春节,我来到大理,住在日蚀——意大利人Fabrizo创造的一个试验性的艺术生活社区。Fabrizo带了我去了Petr的家,第一次来到OM山洞的场景至今记忆清晰。

  那是冬末的大理,无风,阳光温暖。Petr准备好了桑拿,桑拿房是他亲手做的,木质结构,里面建了火炉,室内温度很高。Petr用桉树叶拍打我的身体,说这是俄罗斯的传统,给旅行归来的人把身上不好的东西拍走,清洁灵魂。我从桑拿房出来,再跳到冷水池里,在阳光下躺着。当时隔壁村邻居Maciek的小女儿在院子里轻轻地唱歌,我觉得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整个身体都飞起来了。

  那时候我还一直在旅行的状态,突然直觉告诉我,需要在这里停留。正月十五满月的那天,我搬到了OM山洞。直到现在,我还住在这里。

  Petr跟我说,OM是宇宙最初的声音,联系着万物;山洞是心灵的修行之地,它寂静,与天地相连,所以称这里为“OM山洞”。他希望在此停留或生活过的人,能更清楚地了解自己。OM山洞若能带给他们变化,便是这里存在的意义。

  大理很特别,山水都有一种独特的灵气。OM山洞在离古城十公里的自然村,屋后就是上苍山的路。这是一栋一百多年历史的白族老房子,Petr和朋友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,才把这里修建成住起来舒服的状态。

  这些年来,大家一点点地创造和维护,西边二楼的公共空间改造成了一个练习场所,大家在那里做瑜伽、冥想、气功,或者唱诵。每个人的练习方式都不一样,闲暇时,大家就会交换和学习不一样的练习方式。

  过去五年,经过口口相传,知道OM山洞的人越来越多。这里变得人来人往,有人长住,有人短住,有人离开了又回来,有人住一段又开始新的生活。这种流动的居住模式,紧密又开放。这里会有戏剧性的故事,有时候会有困惑,但大家都很真实、很真诚。所有的人和事经历、发生、又消失,相互联系又独立。

  对我来说,OM山洞是一个“场”,带着梦想和自我认知的练习,它也是一个家,很自由,很有爱。

  一个人,如果能够清楚地了解自己,了解自己追求的方向和所需,那么即便没有跟随主流社会的轨迹,也能达到内心的平衡。将近三年的时间里,我一直在用影像记录这里,有情感的投入和依赖,有自身的成长。我希望这里被记录下来,在中国的大环境下,有这样一个地方,很珍贵。

欢迎联系我们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,欢迎私信@看见微博;
如果您想看更多故事和摄影资讯,欢迎扫左边二维码
关注“新浪图片”微信公众号。

山村“理想国”

摄影:陈雨潇 编辑 | 米杜     新浪图片出品 2019-01-09 12:56:03

1/35
  • OM山洞位于大理古城十公里外的自然村,面朝洱海,背靠苍山,是个上百年历史的传统白族庭院。5年前,俄罗斯音乐人Petr在大理找到了它,花掉大部分的积蓄租下并改造,他说:“OM是宇宙最初的声音,联系着万物;山洞是心灵的修行之地,它寂静,与天地相连。”所以他称这里为“OM山洞”,他希望在此停留或生活过的人,能获得自我认知的成长。

  • OM山洞里的很多家具,像茶几,长椅,饭桌,都是Petr和朋友们亲手做的,当时大理很多搞艺术的朋友、旅行者,都跑来帮忙改建。右边的小木房是Petr搭建的桑拿房,蒸桑拿是俄罗斯的传统,希望给旅行归来的人去除身上不好的东西,清洁灵魂。开始的几年,OM山洞比较开放和灵活,很多音乐人、艺术家、旅行者朋友都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• 过去五年,经过口口相传,知道OM山洞的人越来越多。朋友们来来往往,有人长住,有人短住,有人离开了又回来,有人住一段又开始新的生活。慢慢地,OM山洞成为了老朋友们回大理的一个“家”。过去五年,数不清究竟有多少人来过。现在OM山洞相对比较稳定,在一起生活的都是了解并尊重这里的人。这是我们在做全素烧烤的一次晚餐。

  • 至今,我还清晰记得第一次来到OM山洞的场景:冬末的大理温暖无风,我蒸了个桑拿,再跳到阳光下的冷水池里躺着,邻居家的小女儿在院子里轻轻唱歌,声音透彻干净,我觉得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,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。直觉告诉我,我需要在这里停留。2016年2月22日正月十五那天,我搬了进来。晚上,Petr和朋友们放着孔明灯,向新的一年许愿。

  • OM山洞的日常生活很简单:喝茶,买菜、做饭,砍柴,生火……在这里,我们基本都是自己做饭,这是姑娘们在厨房准备晚饭。虽然Petr是创始人,但OM山洞并不存在管理人,大家有各自的职业和谋生方式,工作外大家都自觉地去分担家务劳动,日常生活部分的费用也大家是自觉分担。遇到大小事情,大家会围坐在一起商量和处理。

  • 平时,我们会骑摩托车去大理古城买菜。镇上赶集的时候,就买很多新鲜食材放在家里。这是我和内蒙古画家叶子正在路边等小巴,遇见刚从镇上买完鸡蛋回来的邻居。“人们觉得OM山洞很酷,这里曾经差点变成嬉皮士的聚居地,我就对他们说,不要只在这里玩乐,得贡献点什么,不一定是钱和食物,可以是你的创造力,你的想法。”Petr曾说过。

  • 叶子正在修理桑拿。村子里的生活简单,但不便利,许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,而老房子的维护也很花时间和精力。雨季屋顶有时候会漏水,需要每两三年重新修葺瓦片;冬天,我们会砍柴生火取暖。

  • OM山洞五年来邻居互相串门,旅行者常来拜访,社交是这里很重要的部分。这是邻居家出远门半个月,每天早晚,服装设计师华婷去邻居家喂鸡。

  • 华婷和手工创作者大宝在我的房间聊天,我们的关系非常亲密,时常在一起分享心中的秘密。对我来说,我早已把 OM 山洞当作是自己的家,朋友们像是兄弟姐妹,像是家人。我觉得OM山洞是一个“场”,这种流动的居住模式,紧密又开放,它很自由,又很有爱。

  • 除了日常生活和社交,我们经常会组织一些集体活动。OM山洞的创建初衷,就是创造一个可以一起玩音乐、练瑜伽、搞艺术创作的空间。工作之外,大家就常常聚在一起组织音乐、舞蹈、桑拿活动,或是集体外出。这是丹尼斯、阿布、萨沙正在篝火旁创作即兴音乐。

  • 我们会定期举办一些仪式,每个月的新月和满月,是我们很重视的时间点。这是2016年的春分仪式,Petr做了关于萨满仪式的演出,我们将戏剧、音乐、投影等结合起来实验演出,象征万物复苏,也表达了我们对日月的崇敬。

  • 我们会定期举办桑拿派对,大家先热乎乎地汗蒸,用桉树叶互相拍打身体,出来再跳进鹅卵石做的凉水池,喝点茶,白天看云海,晚上看星空,自由聊天,分享知识和信息。这是来自俄罗斯的大萨沙和小萨沙桑拿后坐在凉水池里,我给他们拍照,他们调皮地盖着脸。

  • 俄罗斯人尤金(右)在广东佛山做软件工程,假期就来到大理住在了OM山洞。尤金是咏春拳爱好者,桑拿过后,他正在教Petr咏春拳的技巧。

  • 夏日里,我们会徒步到山谷里边的瀑布玩,攀爬在石头之间,跳入冰冷透彻的山泉水中,相信水有着净化灵魂的能量。

  • 两年前,我们还一起养了只狗,叫米什卡,俄文的意思是棕色的熊。拍这张照片的时候,米什卡刚满月,还不太适应新环境,文捷是一位母亲,她抱着米什卡,带着母亲般的爱。米什卡是只十分聪明乖巧的狗,过去两年带给大家很多欢乐。不幸的是今年五月份,它可能误食了田里的老鼠药,中毒死了。

  • 今年,我们将OM山洞又续租了5年,虽然房租贵了4倍,而老房子的维修也需要投入许多资金,但在这里生活回归到了一个相对基本的状态。城市生活需要去应酬,买很多衣服、化妆品,这里不需要那么多附属品,可以更简单、更健康、更少杂质地生活与工作,留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和旅行。

  • “一个人,如果能够清楚地了解自己,了解自己追求的方向和所需,那么即便没有跟随主流社会的轨迹,也能达到内心的平衡。”这是我入住OM山洞三年最大的收获。这三年我一直在用影像记录这里,我希望这里被记录下来,因为在中国的大环境下,有这样一个地方,很珍贵。

视频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过新浪首页(www.sina.com.cn)顶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