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球规则

一楼一武林

摄影 | 刘有志 撰文 | 圈圈 编辑 | 王卫 赵露露 新浪图片出品

这是香港尖沙咀的一栋老式写字楼,香港精武会便藏身于此。外人很难想象,这栋外观毫不起眼的老楼里,竟藏着中国30多个武林门派,藏着一个传承百年的武林世界。

一楼一武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圈圈

  1909年,霍元甲在上海创办精武体操学校。1919年,精武体育会在全国遍布开来,各地相继成立分会。几经沉浮,现在的精武体育会总部位于上海,在全球71个国家都有分支。

  在这些分支中,香港精武会的历史最为完整。1921年,香港精武会成立。近100年来,它虽然经历不同历史时期,但从未中断过。

  香港精武会现址位于尖沙咀的一栋老式写字楼中,与其辉煌的历史相比,这里并不起眼。走进楼梯间,生锈的栏杆上挂满了衣物,隔壁则是一溜狭仄小旅馆,楼道横格的一块朱漆黯淡的老匾上,书着“精武体育会”五个大字,落款处的姓氏也已剥落。

  香港精武会的武馆只有120多个平方。入门处,隔出了几平米的办公区域。室内虽然洗手间、换衣间、消防设施等一应俱全,但难免还是会让人觉得有点窄小。地方虽小,师承名谱却还是会让人顿生敬畏。精武体育会创始人霍元甲的塑像,孙中山、蔡廷锴的题词,几代宗师的相片,都悬挂在武馆内。

  “精武一家,不分门派”,这是精武会不同于其他武馆的地方。现在,香港精武会有咏春拳、刨花莲拳、陈氏太极、气功等30多个门派。各门各派掌门人很多都是从内地来到香港,一代一代传承下来。

  现在的香港精武会早已是公司化运营。武师带徒教学,按课时收钱,公司提供场地,参与分成。但是,公司的组织架构颇为庞杂,设有永久荣誉会长、首席会长、主席、第一副主席、副主席、总务秘书长、常务董事、董事等职位。此外,还有会员部、稽核部、宣传部、公关部、裁判部、武术部等12个行政部门。每个部门有主任一名,副主任两名。

  钟秀霞是精武会的气功师傅,还兼任着公司的董事和宣传部副部长。一个礼拜,她只有2~3天上午休息,其余时间都在上课。所有的课都是事先排好的。今年钟秀霞已经67岁,但是她不觉得累。“如果工作强度大,可能就不做了。”

  二十多岁时,钟秀霞还是一名裁缝,在香港一家服装公司,干到了制版师傅的位置。随着裁缝手艺的日渐精湛,她便自立门户,开始做婚纱。在那个年代,裁缝是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。

  裁缝的工作,只要一忙起来,便没白天没黑夜。自从结婚有了儿子后,钟秀霞便觉得无法兼顾家庭,照顾儿子。像大多数传统的中国女性,和爱人商量后,便决定回归家庭。直到儿子上学后,她才又出来兼职。

  正是在这段时间,钟秀霞与武术结下了缘分。学有所成后,师傅提议,在精武会开班办学。事实上,在精武会开班并非易事,需要得到当时在职董事的同意。“这些董事都是在香港武术界颇有名望的。”

  此后,钟秀霞便开始全职的武术教学工作。几十年下来,她的学员遍及老中青。去学员家上门教,不间断会有私人班。长的两三年,短的三两个月。从事武术教学20多年,前前后后教过的学生大概有2500人左右。

  钟秀霞家住在天水围,但是教学的地点不固定,有时在元朗,有时在精武会武馆,有时则可能就在自家楼下,“哪里有班就去哪里,搭地铁、公共汽车到处跑”。收费方面,私人一对一教学,两个月时间收取学员1800港币,一个月则在600~1000之间。

  冯锐坚,生于1964年,是香港精武体育会的第一副主席,同时负责教授广州咏春拳。“自小看李小龙的电影长大,羡慕他打得那么精彩。”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个年龄,李小龙也依然是冯锐坚的偶像,他的家中摆满了各类李小龙的塑像。

  李小龙的截拳道就是从咏春拳演化而来的,小时候想学,但是母亲不支持。17岁时,冯锐坚还是一名机械维修技师。偶然间,他了解到,公司的一名同事曾学习过广州咏春,小有成就。出于兴趣,他开始跟着同事学习咏春,“不是为了生计”。

  随着武艺不断提高,1992年,冯锐坚索性辞职,在精武体育会教授咏春拳,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时间。他所带的徒弟中,很多是10多岁的小朋友。“这个年龄,接受能力强,学得快。”冯锐坚说。

  所有徒弟中,冯锐坚最为得意的是龙星亮。八九岁起,龙星亮便开始跟着他开始学习咏春。中途,龙星亮为了应付升学考试,停学过一段时间。升学考试结束,龙星亮便又回到了他的身边,一直到现在,做起了助教。“大多数小孩,走了之后,很少回来的。这也是缘分。”

  冯锐坚10岁的儿子也深受其影响,自小便跟着他开始学习咏春。“一开始,因为木人桩有点高,儿子个头够不上,踩在凳子上学。这完全是出于兴趣。”

  但是,对于儿子未来要从事的职业,冯锐坚是有点矛盾的。一方面,他希望儿子能在武学上取得成就,接过他的班;另一方面,他还是希望儿子能够好好读书,“大学毕业后,做医生、警察等相对体面的职业”。

  柯俊龙是香港精武体育会主席,教授空手道。见面后,他一直在强调,空手道前身是中国的唐手,是中国的传统武术之一。

  小时候的柯俊龙比较瘦小,总是被小朋友欺负。读小学时,他便对武术产生了兴趣。空闲时,便四处到香港的各个武馆看看。“武术可以保护自己,那我为什么不学呢? ”

  当时,柯俊龙一周习武三次,放学的便去武馆上课,做的第一件事是扫地、擦地。上课的时候,要扎马步,基本功要练很久。整堂课只做几个动作,做一千几百下。受伤更是常有的事,直到现在,柯俊龙的鼻骨和手肘等多处都留有伤痕。

  在现实生活中,柯俊龙也曾出过手。“在那个年代,香港街头有很多 ‘飞仔’(古惑仔)。有一次我在路上被抢,就运用空手道动作,就两三个动作,他就躺下了,整条街的人都围着看。”

  1976年,柯俊龙接过了恩师黄剑虹的和道流正空会空手道班,在集结了众多武林同好的香港精武体育会中,执教至今。“70年代也是最巅峰的时候,很多外国人也为中国功夫慕名而来学习。我印象中,他们甚至学的比中国学生更加专注、有恒心和毅力。 ”

  柯俊龙的所有徒弟中,最有出息的有七个人,他起名叫“七小福”。这几个徒弟从五六岁开始便跟着他学习空手道,“相当于半个儿子”。

  现在,徒弟们从事的工作大多与武术无关,有中学老师、警官、医生、拳击运动员。但是,柯俊龙认为,他们能取得现在的成就与武术密不可分。“习武的人心态更好,懂得坚持,更不轻言放弃。”

  每当闲暇时,或者过年过节,或者有人取得相应的段位,柯俊龙便会叫上徒弟们一起小聚,吃饭喝酒。“每次看着这么多徒弟,觉得自己的付出都很值得,很开心。大家努力,一起弘扬中华武术文化。”

欢迎联系我们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,欢迎私信@看见微博;
如果您想看更多故事和摄影资讯,欢迎扫左边二维码
关注“新浪图片”微信公众号。

一楼一武林

摄影:刘有志 撰文 | 圈圈 编辑 | 王卫 赵露露     新浪图片出品 2019-05-08 16:34:46

1/35
  • 1909年,霍元甲在上海创办精武体操学校。随后改名为精武体育会,并逐渐在各地遍布开来。在全球71个分会中,香港精武会的历史最为完整。自1921年成立以来,香港精武会的传承和发展从未中断。令人意外的是,这个历经近百年的武馆只有120多平方米。走进楼梯间,一块朱漆黯淡的老匾映入眼帘。入门处隔出了几平米的办公区域,室内洗手间、换衣间、消防设施等一应俱全。

  • 在武馆的显眼位置,摆放着精武体育会创始人霍元甲的塑像,墙上挂满了孙中山、蔡廷锴的题词及几代宗师的相片。“精武一家,不分门派”,这是精武会不同于其他武馆的地方。如今的香港精武会囊括了咏春拳、刨花莲拳、陈氏太极、气功等30多个门派,各门派掌门人大多是从内地来到香港的。

  • 柯俊龙是香港精武体育会主席,教授空手道。空手道不是日本的吗?对外行的这个疑惑,他再三强调:空手道的前身是中国的唐手,是中国的传统功夫之一。后来,日本人又将其与本土格斗技术结合,最终形成空手道。

  • 柯俊龙学武术的初衷是防身,读小学时,柯俊龙身体比较瘦弱,总被其他小朋友欺负,为了保护自己,他对武术产生了浓厚兴趣。在现实生活中,他也曾用过功夫。“那个年代,香港街头有很多‘飞仔’(古惑仔)。有一次我在路上被抢,用了两三个空手道动作,他就躺下了,整条街的人都围着看。”

  • 柯俊龙学武时,师傅很严厉,一堂课只练几个动作,但要重复千百次。现在,他自己带徒弟却不能这么教,“现在一堂课做一千几百下的话,学生都走完咯!”对他来讲,习武之人受伤是常事,“我那个年代就赤手空拳打,很容易受伤,一次比赛中鼻梁被打骨折,恢复了几个星期。过去没有这么疼爱身体,拳拳到肉。习武之人被别人打倒,牙齿打掉、流血、缝针这些时不时都会发生,但现在这个年代就不会了,学生要是受伤,家长会吵翻天。”

  • 1976年,柯俊龙接过了恩师黄剑虹的和道流正空手道班,在集结了众多武林同好的香港精武体育会中,执教至今。“70年代也是最巅峰的时候,很多外国人也为中国功夫慕名而来学习。我印象中,他们比中国学生更专注、更有恒心和毅力。”在柯俊龙看来,习武最难的是坚持。除了灌输武术技巧,他觉得学习武德、尊师重道也非常重要。“一个学生如何好打是没用的。重要的是以德服人,止戈为武。”

  • 现在,徒弟们从事的工作大多与武术无关,有老师、警官、医生、拳击运动员。但柯俊龙认为,他们现在的成就与武术密不可分,“习武之人心态更好,懂得坚持,更不轻言放弃。”每当有闲暇,或者过年过节,或者有人取得相应的段位,柯俊龙便会叫上徒弟们一起小聚,吃饭喝酒。“每次看着这么多徒弟,就觉得自己的付出都很值得,很开心。大家努力,一起弘扬中华武术文化。”

  • 今年67岁的钟秀霞是精武会的气功师傅,兼任公司的董事和宣传部副部长。每个礼拜,她只有2~3天的上午可以休息,其余时间都在上课。她觉得目前的工作安排还可以,“如果工作强度大,可能就不做了。”

  • 二十多岁时,钟秀霞是一名裁缝,在香港一家服装公司,做到了制版师傅的位置。随着裁缝手艺的日渐精湛,她便自立门户,开始做婚纱。在那个年代,裁缝是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,但一忙起来就没白天没黑夜。结婚生子后,钟秀霞觉得无法照顾家庭和儿子。像多数中国传统女性一样,和爱人商量后,她决定回归家庭。直到儿子开始读书,她才重新出来做兼职。

  • 正是在这段时间,钟秀霞与武术结下了缘分。在带孩子的闲暇时间,她“半路出家”,跟着一位内地到香港的师傅学习武术。学有所成后,师傅提议,让她在精武会开班办学。在精武会开班并非易事,需要得到当时在职董事的考核,这些董事在香港武术界颇有名望。得到许可后,钟秀霞在精武会开始了全职的武术教学工作。她不间断地接到私教课,长的两三年,短的几个月。从事武术教学20多年,钟秀霞前前后后教过的学生有2500人左右,年龄遍及老中青。

  • 钟秀霞家住在天水围,但是教学的地点不固定,有时在元朗,有时在精武会武馆,有时则可能就在自家楼下,哪里有课就去哪里,搭地铁、公交满香港跑,“很是辛苦”。收费方面,私人一对一教学,两个月时间收取学员1800港币(约合人民币1500元左右),一个月则需要600~1000港币。

  • 冯锐坚今年55岁,是香港精武体育会的第一副主席,同时也是教授广州咏春拳的师傅。冯锐坚自小看李小龙的电影长大,羡慕他精彩的拳法。李小龙的截拳道就是从咏春拳演化而来的,冯锐坚从小就想学,但母亲不支持。

  • 17岁时,冯锐坚还是一名机械维修技师。偶然间,他了解到,公司的一位同事曾学过咏春拳,并且小有成就,他便跟着同事学了起来,“不是为了生计”。随着武艺不断提高,1992年,冯锐坚索性从公司辞职,去精武体育会教授咏春拳。他所带的徒弟中,很多是10多岁的小朋友。“这个年龄,接受能力强,学得快。”冯锐坚说。

  • 所有徒弟中,冯锐坚最为得意的是龙星亮。八九岁起,龙星亮便开始跟着他开始学习咏春。中途,龙星亮为了应付升学考试,停学过一段时间。升学考试结束,龙星亮便又回到了他的身边,一直到现在,做起了助教。“大多数小孩,走了之后,很少回来的。这也是缘分。”

  • 即便到现在,李小龙依然是冯锐坚的偶像。他的家中摆满了李小龙的各种塑像。冯锐坚的儿子今年10岁,两三岁时,就有模有样地模仿他的招式。“一开始,要练木人桩法,他个头够不上,就踩在凳子上学。完全出于兴趣。”直到2014年,5岁的儿子才正式跟着他系统地学习咏春。对于儿子的未来,冯锐坚却有些矛盾:一方面,他希望儿子能在武学上取得成就,接他的班;另一方面,他还是希望儿子能够好好读书,“大学毕业后,做医生、警察等相对体面的职业。”

视频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过新浪首页(www.sina.com.cn)顶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