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球规则

煤海小区

摄影 | Stamlee 编辑 | 王卫 常泽昱 新浪图片出品

这是辽宁阜新郊外的一片空地,一个做旧家具生意的商人,把从附近收来的旧磨盘堆在此处,准备转运到外地出售。这座资源型城市,在耗尽它上万年储存的能量后,犹如一个母亲被吸干乳汁后,那对干瘪的乳房已再无利用价值。人们纷纷离它而去,这些带不走的家具和曾经的生活物件成了一门关于“记忆”的生意。

煤海小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Stamlee

  半年里,老王从深圳到阜新整整跑了三趟。这回,第三次主动降价后总算把房子出手了。虽然比自己预期少了一万,但与焦虑的心情和“买涨不买跌”相比,也算是及时止损了,因为,这儿的房价还在跌。

  五年前,老王和老伴就去深圳了,帮着儿子,带孙子。他俩本打算,把孙子带到上幼儿园就回老家。后来,儿子在深圳买了第二套房子后,就和老王商量“爸,你们要不别回老家了,就在这儿定居吧。老家的房子就租出去……”无论是温暖的气候,还是支持儿子的创业,其实,老王和老伴也早习惯在南方了。于是,他们把位于阜新城南的煤海小区那套58平米的房子委托给中介,以每月600元的价格出租了出去。

  煤海小区,因“煤”得名。它离“亚洲第一大露天矿”的阜新海洲露天煤矿直线距离不到700米。老王在煤矿上整整干了31年,因为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1993年,老王被照顾才有了这套公寓房。

  阜新海洲露天矿矿坑,长约4公里,宽约2公里,深度约350米,无人机升高到500米高度,用展开120度视角垂直拍摄,也只能取景矿坑的1/3面积。这个巨大又格外壮观的矿坑曾经是阜新人的骄傲,更是一片令人心潮澎湃的热土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阜新累计生产原煤5.3亿吨,用装载60吨的卡车排列起来,可绕地球4.3周!仅一个海州矿,最多的时候就养活了3万多工人。搬进新居后的第二年,正好是老王儿子上小学的年龄,煤海小区边的小学,是整个阜新最好的学校。回顾过去,老王认为,这是他一生最辉煌的时段。

  2001年12月28日,阜新被国务院正式认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。

  “阜新因煤而立、因煤而兴,是共和国最早建立起来的能源基地之一。过去为了国家发展,我们争第一,多挖煤。现在,我们成了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。”从2003年到2016年,在阜新市工作了13年,并曾任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的杨忠林,经历了这座城市最困难的十年。

  阜新是中国最典型和最具代表性的资源型城市。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,随着煤炭资源逐渐枯竭和开采成本上升,以煤炭为主导的单一产业开始衰退,阜新陷入了“矿竭城衰”的困境。2000年,全市1/3以上地方工业企业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态。阜矿集团先后有23个矿井相继关闭。全市下岗失业人员15.6万人,占全市职工总数的36.7%,城镇登记失业率7%以上,居辽宁省之首。

  老王说,这也是他最困难的十年。老王的起起落落完全是与煤矿紧密相依。2005年,他下岗了。那一年,也正好是儿子将要高考的前一年。一夜白头之后,生活还是要继续,老王和老婆一起,修过自行车,开过小三轮,摆过烧烤摊,也外出打过工。哪怕再难,在儿子填报高考志愿时,老王依然建议他去学“机械自动化”,他觉得科技技术的提高,将来还可以回来拯救煤矿。

  虽然,儿子学“机械”。可四年后,最终还是去了南方。离开老家,去往一线、二线城市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的,又何止老王儿子一个?几乎整个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这样。

  2019年4月,网上流传着一条消息:在某二手房网站上,鹤岗市一小区,一套50平方米的毛坯房,售价2万元,折合每平方米4百元。总价2万多、3万多的房源还有很多,折合下来也就是每平方米几百元。当地官方回应,那些房子并不是普通一般意义的“商品房”,并不具房价的代表性。但我们查阅整个房价走势,这两年,当地房价走势确实是在下降的,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经济低迷,人口的外流。这样的状况,在所有资源枯竭型城市,都是一样的。

  老王所在的阜新和他所住的煤海小区,完全符合具备这样的代表性。

  最早,出租价是600元;一年后,550元换了一个租客;仅半年,租客说,他在同一小区又找了个房子,人家只要400元……

  老王一算,一年房租收入,还抵不到儿子在深圳一周的工资。他和儿子商量“干脆把那老房子卖了吧!”

  去年年底,他们把房子挂到了中介。58平,总价10万。儿子当时提醒他“咱家不急着钱用,房子就挂着,别着急出手!”

  一个月,无人来问。二个月,无人来问。老王问中介什么原因?中介回复“挂得有点高,这个小区要出售的房源多,上一套,差不多面积的,交易价才6万5”。老王想了想,就主动降了5000块。

  又是一个月,中介说,这期间有人来看过房。但无人下定金。老王又问了问房价水平。中介告诉他,最好,你还能再降一点。

  最让老王生气的是最后的两次交易,对方都已经交了定金了,他赶回阜新,准备签合同了,又变化了。房价又掉了,人家宁愿定金都不要了。

  在离开煤海小区的那天,老王想请一些老同事,再聚聚。原计划一桌12人,最后,才来了4人。有的老伙计生病住院了;有的行动不便了;有的在他待深圳带孙子时,就离世了,他还不知道;更多的是和老王一样的,更早卖了房子,随着儿女们离开了阜新。

  老王走了,卖完房子就走了,邻居们让他别把沙发扔掉,就摆楼下过道,他们打牌、晒太阳还能用得上。

欢迎联系我们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话想告诉我们,欢迎私信@看见微博;
如果您想看更多故事和摄影资讯,欢迎扫左边二维码
关注“新浪图片”微信公众号。

煤海小区

摄影:Stamlee 编辑 | 王卫 常泽昱     新浪图片出品 2019-05-29 17:38:42

1/35
  • 离开煤海小区那天,老王想请一些老同事聚聚。原计划一桌12人,最后只来了4人。有的老伙计生病住院了;有的行动不便;有的在他待深圳带孙子时,就离世了。老王很伤感,他在清理家里物品后,还特意烧了些纸钱。更多的人和老王一样的,老早卖了房子,随着儿女离开了阜新。

  • 煤海小区,因“煤”得名。它离亚洲第一大露天矿——阜新海洲露天煤矿直线距离不到700米,老王在这个煤矿整整干了31年。因为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1993年,老王被照顾才有了这套58平、两室一厅的公寓房。搬进新居后的第二年,老王的儿子正好到了上小学的年龄,煤海小区旁边的小学,是整个阜新最好的学校。回顾过去,老王认为,这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段。

  • 被称为“亚洲第一大露天矿”的阜新海洲露天矿矿坑,长约4公里,宽约2公里,深度约350米,无人机升高到500米高度,用展开120度视角垂直拍摄,也只能取景矿坑的1/3面积。这个矿坑曾是阜新人的骄傲,更是一片令人心潮澎湃的热土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阜新累计生产原煤5.3亿吨,用装载60吨的卡车排列起来,可绕地球4.3周!仅一个海州矿,最多的时候养活了3万多工人。

  • 阜新因煤而立、因煤而兴,是共和国最早建立起来的能源基地之一,也是中国最典型和最具代表性的资源型城市。然而,2001年12月28日,阜新被国务院正式认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。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,随着煤炭资源逐渐枯竭和开采成本上升,以煤炭为主导的单一产业开始衰退,阜新陷入了“矿竭城衰”的困境。

  • 2000年,阜新全市1/3以上地方工业企业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态。阜矿集团先后有23个矿井相继关闭。全市下岗失业人员15.6万人,占全市职工总数的36.7%,城镇登记失业率7%以上,居辽宁省之首。 老王说,这也是他最困难的十年,他的起起落落完全与煤矿紧密相依。

  • 这是老王曾经的工友,如今还在开着小三轮接客。中午,路过家门时,他趴在窗口,让老婆把饭盒递出来。这样的活,老王也干过。2005年,老王夫妻双双下岗了,儿子上高二。一夜白头之后,生活还是要继续,老王夫妻俩修过自行车,开过小三轮,摆过烧烤摊,也外出打过工。所幸,儿子考上了大学。

  • 哪怕再难,在儿子填报高考志愿时,老王依然建议他去学“机械自动化”,他觉得儿子掌握了先进的科技技术,将来还可以回来拯救煤矿。煤海小区周边曾是当地很繁华的商业地段。如今,入夜后,街边连片的歌厅依然灯红酒绿,可以想象它曾经是多么火爆。

  • 和其他资源型城市的老小区一样,煤海小区也只剩下了些老弱病残。老工人们虽然住着居民楼,可在楼下搭个棚,养几只鸡,补贴家用,邻居们也是习以为常的。老王的儿子学了“机械”,但四年后,还是去了南方。离开老家,去往一线、二线城市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的,又何止老王儿子一个?这里的年轻人几乎都这样。

  • 曾经的老工人们,打着牌消磨时光。他们每个月能拿到2000多元的退休金,就再无所求了。五年前,老王和老伴就去深圳了,帮儿子忙,带孙子。他俩本打算,把孙子带到上幼儿园就回老家。后来,儿子在深圳买了第二套房子后,就和老王商量“爸,你们要不别回老家了,就在这儿定居吧。老家的房子就租出去……”于是,他们把位于阜新城南的煤海小区那套58平米的房子委托给中介,以每月600元的价格出租了出去。

  • 一、二线城市的房价在飞涨,资源枯竭城市里的老工人们依旧在摆着小摊艰难谋生。如果没有对比,就不会有太大的感觉,因为这里的面条依然保持着9块钱就可以吃饱的实惠。但老王去深圳后,就会关注房价,煤海小区的房价一天不如一天,挂牌出去最初是2000一平米,根本没人问。

  • 为了节省一点冬天的取暖费。有经验的老工人,会骑着车去矿区的铁路边去挖煤泥来烧。老王说,这事,他以前也干过。

  • 年轻人们在楼下的过道里,摆个小酒摊,从下午三点一直可以喝到深夜。这座城市的生活节奏是缓慢的,如同他的经济转型一样。

  • 只有在过节前后,小区里的年轻人会看到多一些,他们大都在外工作,节假日回来看父母。

  • 如果去周边的农村,那里的人口更少,很多车站都已经荒废。但从这些老旧的招牌里,我们可以感受到这里曾经的荣耀,如同老王说起煤海小区的当年一样。

  • 阜新分城南和城北,以一条公园里的河相隔,两个区域的房价也截然不同。象煤海小区这样的,属于城南的老矿区,房价一直在跌;城北是新区,房子建得很漂亮,但有价无市,因为这座城市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

  • 虽然这里是城市,但和许多农村一样,有很多留守儿童。一对老工人夫妇带着孙子在公园里遛弯。年轻人则在外面打拼。老王说,他的房子在第三次主动降价后,总算以9万块钱的价格出手了。虽然比自己预期少了一万,但与焦虑的心情和“买涨不买跌”比比,也算是及时止损了,因为,这儿的房价还在跌。

  • 公园里几个年轻人在跳着80年代的友谊舞。早些年,他看这样的场景,觉得是幸福;如今,他却为这些年轻人着急。还那么年轻咋就这么闲呢?这怎么挣钱啊?可是,另一个城市——深圳的年轻人,也让他感到着急。因为,几乎每一个深夜,儿子都在家加班。长期如此,挣得是多,可身体怎么吃得消呢?

  •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就在阜新。在这里,我们才能体会到这座城市的年轻之处。这座大学始建于1949年,原名阜新矿业学院,在六十年代初期调整,成为当时东北地区一所煤炭高等院校,是原煤炭工业部隶属的两所全国重点大学之一。如今,它的名字也随着煤矿的衰落早就改掉了。校园门的有一则广告,上面写着:“毕业去哪儿?”这话,似乎是在问学生,同样,又像是在问这座城市。

视频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过新浪首页(www.sina.com.cn)顶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